笛笛科技公司标识
加入收藏         站内地图
咨询热线:13080701712  
您当前位置:地磅遥控器 > 新闻中心 > 正文

笛笛科技员工的日常生活写照

点击数:   录入时间:2019-08-30 【打印此页】 【关闭
我生活在一个城市里。
   我每天安分守己的上班、下班。对地磅控制器研发工作写一些报告,偶尔喝点儿小酒,和朋友们锻炼锻炼。
   我上班的交通工具是一辆脚踏车。
   之所以说脚踏车,不是因为我时髦,而是要与这个城市里的那种通上电就会从你背后象幽灵贞子一样悄无声息的侵袭过来,使你往往莫名惊诧的电动自行车区别开来。这车子的动力来自于我的碳水化合物以及少量脂肪、糖份等,而其副产品不言自明,端的十分的绿色以及环保。
   脚踏车的价格很是合理的,是我的一个兄弟合法提供的,大约是我一天到两天的收入。这个价格很好,即使某日因为迫不得已它离我而去,我也不会悲愤,起码不会过度的悲愤!没办法,这个世界就这样,你得自己找辙。
    每天早上8点,我准时将放在门口的自行车推入电梯,然后刷卡,按一楼键,如果顺利地话,大约50秒我就能直接见到新一天的阳光。当然也有不顺利的时候。不顺利的时候,我也很淡然。我有时候淡然的在家里等,有时候淡然的在电梯里等。
顺利后我就一往无前的投入到火热的生活中去。
第一个招呼是大门口的保安兄弟们。他们统一穿着蓝灰色的制服,站在门口的岗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进进出出忙碌的人们,时不时的跟熟悉或者不十分熟悉的人互相说几句客气话。
他们给我每天第一个温暖。
我出门往右走,就是西边。
我经过的第一个热闹的地方叫民航西门,也是我们无线地磅遥控器销售工作主楼办公室的侧面,那是我和朋友们偶尔喝酒的地方,有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盖县的小海鲜、锦州的羊肉串、紫铜的火锅、热气腾腾的杀猪菜等等,不一而足。所谓“价格合理、丰俭由人“。真是人间的天堂啊!
我经常恋恋不舍的经过这里。我觉得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再往前是莲花街。我有两个选择。
往西接着走,就是小河沿,也叫万泉公园、动物园。当然了,动物都被动迁走了,只是一些安详的老人还在这里闲逛。河边,一些看上去石雕泥塑的钓鱼人点缀在萋萋芳草中。后来的评剧,早期叫“蹦蹦”、“莲花落子”,那些艺人就在这里挣钱糊口。我老是想,莲花街的名字是不是这么来的呢。
我一般选择往南走,道路宽阔一些,路边有专用的非机动车道用台阶与机动车分开。这很重要,现在的开车的先生太太小伙儿姑娘们都火气壮技术佳,所以一不留神就会连骑脚踏车的机会也没有了。
我上有老下有小,还得保留这个机会。
往南走会经过一个以柳树多著称的公园。小的时候这里要收5分钱才能进去,后来随着伟大祖国GDP以及CPI的高速增长,变成了2毛钱。当然那时候没听过这个名词,就叫涨价。2毛钱也没有,所以经常翻铁栏杆而入,体会双脚落地时的满足,抑或是……快感?
现在这里改成了开放式的环境。我始终认为这是党给予人民的最好的礼物之一。
从公园的东偏门进去。
春夏时节,绿树成荫,配合蜿蜒穿过公园的运河,十分的凉爽惬意。
石子铺就的甬道右边,第一个看见的是挂着“中华神鞭”的场子。我经常看见一个满面有些愁苦的瘦弱的女子在那里甩着用铁链子制成的鞭。那鞭有酒瓶盖粗细,在潇洒的挥舞下,有节奏的发出“叭、叭”的响亮的声音回响在城市的天空。我有时忍不住在想,那鞭是不是比人还重?人会不会随着鞭飞向自由的天?
再往前是一群舞刀弄棍的人。年龄不一,穿着夸张的红红绿绿的练功衣裤。他们在树间穿来绕去,满脸严肃,把自己想象成穿花的蝴蝶,刀光闪闪间享受着美丽的早晨。
然后是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健身器械。人们在上面摸爬滚打、肆意挥霍。这总比早些年看见好多人对一棵树这么做令人理解,让人释怀吧。
出了公园的南门,右转再左转,是一个人气颇高的早市儿。各样时鲜便宜和不便宜的菜蔬就沿街展开,一直延绵到另一条路的交叉口。一阵阵绿叶的气味强行塞进鼻孔。锻炼过后的老人们就在这幸福的蔬菜中幸福的倘佯。
我也是。
我如鲫鱼般的在各色行人、各色人力车、各色机动车间穿行。
在路口向南转,骑行不远,就来到这个城市南部一条主干道。这里车水马龙,这里川流不息,充分体现了这个城市的繁荣。
通过这个路口向南是我前进的方向。此时,因为东西方向无尽的车流,我可以歇下来,点一根烟,把略麻痹的屁股从车座上挪开。
我可以毫无顾忌的左顾右盼。
我看见表情呆滞的人们驾车从我面前呼啸而过。我看见和我一样骑着脚踏车匆匆赶路的男女。我还看见一个穿着入时的女士在探头探脑的试图利用车流的小空隙跑到路南去而最后不得不尴尬的被阻隔在马路中间被迫感受从身前背后毫不留情擦身而过的汽车带来的恐惧。
穿过这个路口,路的两边也是各色的大小饭店。
天气好的时候,傍晚,路的两边会坐满高谈阔论的人们。他们大杯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吹牛,呼吸着满街的烤肉的香气。这里地沟油、口水油、添加剂、甲肝、乙肝纵情泛滥,但是丝毫不会妨碍人们的享受。他们在午夜带着满足,踉跄着离去,然后再回来,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我也经常在这些人群里,我们同呼吸、共命运。
穿过这喧嚣的人群,在路口右转我向西骑行600米。
十几年前,这条街鬼都不来,因为太寂静。
十几年后,这条街鬼还是不来,因为太拥挤。
我带着无法抑制的满足情绪,超越一部部无可奈何的停着喘气的车辆。这600米,充分的体现了脚踏车的尊严!
然后我转左,在方砖铺就的人行道上向南颠簸前进。
从东门进入,穿越一个这个城市早期人人引以为自豪的高档社区,把我心爱的伙伴牢牢固定在一个遮风避雨的车棚子里。
走出这个社区的西门左转30米,我几乎完成了我每天早上的旅程。标准是40分钟。
写字楼里的男士衣冠楚楚,让我觉得我的体恤牛仔是个异类。女士鲜活水灵,让我想入非非。
我在19楼我的电脑前坐下。先泡一杯乌龙茶,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软磨硬泡。
我还算熟练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对地磅遥控器的技术开始绘制电路图满脸高尚的表情,其实是我在和网友闲扯蛋。
我严肃认真的看资料,其实我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我满腔热情的接客户的电话,其实我真的是很热情。
我会站在窗前看楼下这个城市最繁华的街道上无尽的车流和来来去去的人们。
我会站在窗前看街对面被大火吞噬过后又迅速金碧辉煌的豪华酒店。
我会在傍晚时看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
我要向苍天再借500年,当然最好是零首付的贷款。
我很满足!
真的很满足!